2024

01-03
新闻动态

城商银行:2021资产经营整体状况如何?

  2月11日,银保监会官方网站披露的《2021年银行业总资产、总负债(季度)》和《2021年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情况表(季度)》分别显示,去年末商业银行总资产达到288.59万亿元,同比增长8.6%;全年累计实现净利润21841亿元,同比增长12.6%,可以说是整体规模和效益稳定增长、表现良好。

  那么,作为商业银行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2021年130家城商银行的规模、质量、效益等资产经营整体状况怎么样呢?2021年城商银行资产经营有什么新的模式变化呢?

  第一,整体规模增长比较。2021年末,城商银行总资产450690亿元,在银行业中的占比13.1%(十年前2011年末的占比为8.8%)。去年城商银行总资产规模同比增长9.7%,与历史相比虽然低于2020年度,但是高于2018年和2019年(这两年是2005年以来城商银行规模增长最慢的时期,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二);与同期商业银行平均增速相比高1.1个百分点,但低于农村金融机构10.0%的增速。

  回顾新世纪以来城商银行发展历史,我们可以发现至少从2004年开始,城商银行就进入了规模较快扩张时期(年度总资产增幅在15%以上,且明显高于商业银行平均增幅 ),这与同期的经济全球化、人口城镇化进程加速相一致;2017年则开始告别快速扩张(部分机构凭借同业与投资业务甚至是“野蛮生长”),年度总资产增幅均在13%以下,而且与商业银行平均增速相近。

  第二,头部机构占比分析。以130家城商银行之中规模最大的13家机构为例(机构数量占比10%),即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徽商银行、杭州银行、盛京银行、厦门国际银行、锦州银行、长沙银行和中原银行(按最新规模大小排序),截至2021年9月末(其中盛京、锦州、中原3家为2021年6月末数据),它们的总资产合计为19.08万亿元,占同期城商银行的43.14%;其中规模最大的北京银行去年三季度末总资产30569亿元,其次上海银行总资产26520亿元(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三)。这就意味着,其他117家城商银行平均资产规模约2150万元,绝大部分仍然属于小型机构范畴。

  2021年末,城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403亿元,比上年末增加743亿元。在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存量中,城商银行的存量占比15.5%,略高于资产占比;增量占比51.1%,反映出资产质量控制方面的压力。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去年金融机构核销不良贷款10299亿元的基础之上。

  同期,城商银行不良率1.90%,比上年末升高0.09个百分点(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四);而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73%,比上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在6类商业银行中,城商银行是唯一不良率比上年不降反升的一类机构。其他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农商银行和民营银行分别下降0.15个、0.13个、0.25个和0.01个百分点。

  前文中提及的规模最大13家头部机构中,2021年9月末在A股上市的7家机构和厦门国际银行不良率数值在0.78%至1.44%之间,其中最低的是宁波银行;而在H股上市的徽商、盛京、锦州、中原4家城商银行,2021年6月末的不良率分别为1.66%、3.04%、2.29%和 2.17%,表现明显不及A股的“兄弟们”。

  第一,净利润增长表现。2021年度,130家城商银行合计实现净利润2394亿元,同比增长11.6%,增幅略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五);而且其绝对额虽然高于2020年度数额,但是仍然低于2017年至2019年三年的各年度水平。

  从头部集中度看,至2021年三季度末,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和南京银行最大5家机构实现净利润合计778.91亿元,占同期城商银行净利润的40.61%,可见利润比资产规模的机构集中度更高。

  第二,平均资产利润率表现。与商业银行ROA整体表现相比,城商银行的ROA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与前者基本接近,2010年至2017年期间相对略低但是差距不大;2017年以后二者差距有所扩大,这可能与城商银行在此之后的同业与投资业务收入增长动力减弱、信贷利息收入增长动力不足相关。

  2020年,城商银行平均利润率降至2006年以来的最低值0.55%;2021年ROA略升到0.56%,仍然与外资银行一样是6类银行机构中ROA最低的之一(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六);即既低于商业银行平均值0.79%,也低于农商银行0.60%的ROA。

  金融野叔认为,城商银行ROA相对较低,与城市金融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存贷利差相对更加收窄相关;譬如2021年农商银行净息差为2.33%,而同期城商银行净息差只有1.91%,明显低于商业银行2.08%的平均水平。

  所以,近年来部分城商银行开始向县域和农村开拓市场,包括设立大量农村村级金融服务站点。例如,山东的莱商银行采取了“传统支行+农当家+金融服务站” 的县乡村三级物理网点(站点)模式,至2021年9月末已设立传统支行110家、农当家6家、金融服务站391家。

  又如,广西的桂林银行采取设立“农村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点”方式来深耕农村市场,至2022年1月,在区内设立分支行142家(其中县域支行60家)、社区和小微支行489家(其中县乡社区和小微支行252家)、农村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点6286家,号称服务覆盖农村人口已经超过两千万。

  而上市城商银行之一的长沙银行更是具有战略前瞻性,2016年就正式将“县域金融”列入其发展规划,成为“四大金融品牌”之一,并且从当年开始采取“县域支行+乡镇支行+农金站”模式,深入乡村设立村级金融服务站。至2021年6月末,该行的分支机构覆盖全省86%的县域,农村金融服务站数量达到5186家。

  2021年末,长沙银行总资产7961.51亿元,同比增长13.05%,明显高于同期城商银行9.7%的平均水平;实现归母净利润63.04亿元,同比增长18.09%;不良率1.20%,比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这些亮眼的业绩,与其“县城金融”战略实施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且,进入2022年进一步加强了拓展农村市场的力度。今年1月11日该行披露的《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此前一天其董事会已经通过《关于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部门组织架构与职责调整的议案》,五项主要内容的第一项就是“成立县域金融部”。

  2017年开始,对同业与投资业务的监管收紧,城商银行开始向信贷主业回归;其中的中小型机构更加重视包括个人存贷(特别是个人房贷)、个人理财、个人支付等大零售业务,做得最好的机构之一就是宁波银行。

  但是从2021年的各项数据看,小型城商银行的资产经营仍然不易;所以除了前文中所说的挺进农村金融市场,而且其中部分不得不选择“抱团取暖”、进行合并重组。例如,2021年4月下旬由原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五合一”的新的山西银行正式开业,6月初新的辽沈银行挂牌开业(按照计划后期该行还将吸收省内其他小型城商银行),10月下旬中原银行发布公告披露将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焦作中旅银行。

  2022年,对于城商银行、特别是小型机构来说,可能是挑战与机遇并存的一年;至少孰多孰少,既要看机构所处的区域经济环境,也要看其自身资产经营的基础与敏捷转型的能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中国)官网
上一篇:产业为本金融赋能 书写城乡发展新篇
下一篇:岳阳林纸获批湖南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