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01-19
新闻动态

莲花健康实控人旗下国厚资产待“自救”

  两年前,当安徽商人李厚文在莲花健康(600186.SH)闪亮登场时,市场寄予厚望——凭借李厚文在资本圈的深厚积淀,以及其掌控的千亿资管机构国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厚资产”),李厚文亲自坐镇莲花健康,焉能不放大招?

  如投资者所期许的,李厚文在2023年A股市场热捧AI算力之时迅速布局,莲花健康股价也一飞冲天。然而,在重组仍是空中楼阁之际,李厚文却后院失火——国厚资产陷入流动性风波,擅于处置不良资产的李厚文如今却要给自身“拆雷”。同时引人关注的是,根据莲花健康财报,截至2023年9月30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13.68亿元赫然在列。

  安徽证监局近日针对国厚资产存在的部分募集资金未按约定期限归还、逾期负债与重大诉讼未按规定及时进行信息披露等问题出具了警示函。1月16日、1月17日,《经济参考报》记者就此多次致电国厚资产,但均被提示“您所拨打的客户未缴电话费”,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1978年出生于安徽的李厚文早年曾担任建筑工程公司高管,2003年创立博雅投资,担任董事长;2006年,李厚文创立安徽文峰集团,担任董事长,文峰集团亦涉足房地产;2013年,李厚文创立深圳前海大华资产,担任董事长;2014年,李厚文发起创立安徽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国厚资产前身),担任董事长。同时,李厚文还身兼多个社会职务。

  如今,国厚资产是李厚文的核心投资平台。公开资料显示,国厚资产成立于2014年4月,注册资本为27.92亿元,是安徽首家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截至2021年12月末,公司参与管理各类基金100余支,规模达1000亿元。

  2024年1月2日,国厚资产在深交所连续发布三则公告,内容分别涉及债务违约、资产查封冻结情况以及监管警示函,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公告显示,国厚资产发行的“22国厚01”涉及募集资金使用不规范,被安徽证监局出具警示函,于2023年9月将补流资金归还至募集资金账户;公司共有八项案件涉及资产查封、扣押或冻结情况,除此八项案件外,截至2023年末,公司货币资金冻结共计0.61亿元;截至2024年1月2日,公司未能按时偿还到期债务金额为2.98亿元。

  随后,2024年1月3日,国厚资产对发行“18国厚金融PPN001”和“18国厚金融PPN002”的原定到期日分别延后一年至2024年8月17日和2024年9月21日,付息频率为半年付息一次。截至2024年1月3日,“18国厚金融PPN001”和“18国厚金融PPN002”债券余额均为3.80亿元。

  对此,评级机构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联合资信”)1月8日指出,上述公告内容均反应出公司存在明显流动性风险以及债务偿还出现的实质性问题。联合资信决定下调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下调“19国厚01”的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为负面。此前,联合资信已将其主体及债项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AA。

  事实上,国厚资产的流动性风险早有端倪。公司披露的2023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合并口径货币资金紧张,受限资产比例过高,合并口径有息债务余额为63.66亿元,债务偿还压力很大。截至2023年6月底,合并报表范围内共有7200万元银行贷款发生逾期。

  国厚资产在公告中表示,上述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涉及重大诉讼及资产查封、扣押或冻结主要原因为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公司部分不良资产包处置不达预期,导致公司资金回收不达预期;同时公司投资的部分股权,未能按照计划退出,使公司出现流动性紧张;融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再融资面临挑战,导致部分债务未能及时偿还。

  1月16日,知名财税审专家、江苏四维咨询集团首席咨询师刘志耕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厚资产此次出现流动性问题的主要原因还包括经营任性、盲目冒进、过度扩张,忽视了对不良资产收购和投资可行性的分析研究和风险管理等。

  1月17日,盈科上海资产管理法律事务部副主任刘战尧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首先是募资端,在越来越强调资金安全和收益保障的背景下,募集资金的成本普遍较高;其次是投资端,国厚资产业务转型比较激进,多项大额收购导致资金被大量占用,收购古井集团30%股权即斥资百亿;再次是管理端,收购资产的收益受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影响,表现未达预期;最后,在退出端,不良资产的处置、清收、整合难度加大,特别是近年来房地产市场不景气,更增加了退出端的处置难度,导致资金回流周期拉长。

  记者注意到,国厚资产近年来几起大手笔投资令业界侧目,但这些投资也极大的消耗了公司的现金储备。

  2019年,国厚资产斥资10.30亿元增资长安责任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安保险”),并成为长安保险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31.68%(公司于2021年12月将所持长安保险的股权全部用于借款质押)。2022年,长安保险净亏损4.68亿元,亏损额较上年进一步扩大,其赔付产生的应收代位追偿款规模仍很大(2022年末为6.72亿元),且回收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公司目前正在推进长安保险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的工作,但截至2023年5月末,尚无实质性进展;该项目未来仍存在较大减值风险和资产质量下行的压力。国厚资产已于2022年对长安保险的长期股权投资确认亏损1.47亿元。

  2022年,国厚资产开始筹划收购安徽古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古井集团”)30%股权。根据签署的相关协议,国厚资产与其控股子公司芜湖昱顶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芜湖昱顶”)以100亿元收购上海浦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浦创”)100%股权,以此实现古井集团30%股权的收购。截至2023年4月24日,公司已合计完成48.20亿元股权转让价款的支付,并已将上海浦创49.505%股权变更至芜湖昱顶名下的工商变更登记。截至2023年5月末,国厚资产尚未落实对古井集团的投资款项,收购资金仍有较大缺口。古井集团股权收购资金缺口最新进展如何?记者就此致电国厚资产,但均被提示“您所拨打的客户未缴电话费”,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此外,记者梳理发现,国厚资产还出现在了ST红太阳的预重整财务投资人名单之中,同时还参与了*ST明诚的重整计划。目前*ST明诚重整计划已执行完毕,国厚资产作为财务投资人,受让47959504股股票,占*ST明诚转增股票后总股本的2.35%。

  2019年,在莲花健康的重整中,莲花健康以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3.19亿股,全部由重整投资人有条件受让,国厚资产的合营企业芜湖市莲泰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芜湖莲泰”)作为重整投资人之一,受让了莲花健康1.39亿股股票,重整后,芜湖莲泰对莲花健康的持股比例10.04%,并成为莲花健康的控股股东,公司董事长李厚文成为莲花健康实际控制人;截至2023年9月末,芜湖莲泰持有莲花健康10.06%的股权(1.81亿股)。

  财报显示,2020年至2022年,国厚资产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34亿元、15.85亿元、5.4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9亿元、4.11亿元、-3.29亿元。2023年1月至3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1亿元,同比下降23.22%,其中不良资产经营业务收入仍然较少,一般投资业务对收入贡献度仍然较高;净利润0.77亿元,同比下降8.30%。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底,国厚资产的资产负债率为60.08%,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为0.33。国厚资产(合并口径)期末有息债务余额中,金额占有息债务比重最高的为公司信用类债券,期末公司债券余额20.35亿元,企业债券余额0万元,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余额9亿元,且共有9亿元公司信用类债券在2023年8月至2024年4月内到期或回售偿付。

  联合资信认为,不良资产管理行业固有风险较高,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导致国厚资产不良资产回收低于预期,资产的信用风险加大及主要股权投资企业持续亏损等因素可能对发行人产生的不利影响;2022年,受国厚资产提前收回不良资产投资,公司投资联营企业亏损及汇兑损益等因素影响,公司发生大额亏损;国厚资产正对古井集团进行重大投资,投资规模很大且尚未完成,收购资金仍有较大缺口,加之公司资产流动性偏弱,外部融资环境一般,公司面临很大债务偿还压力。

  “不良资产运作的特点是各有专业分工,不宜身兼多职,变相资金池模式风险很大。”1月17日,深圳一位从事破产重整20余年的资深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AMC尤其是地方民营AMC不宜“全频道”运作。

  面对流动性风波的问题,国厚资产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积极采取措施,保证公开市场不违约,同时积极盘活存量股权资产,引入债权和股权资金,另外公司积极与债权人沟通,以时间换空间,目前已取得部分债权人谅解,正在准备展期与和解,目前上述违约未对公司经营造成实质性不利影响。

  对于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下调,国厚资产1月10日称,公司目前经营正常,信用状况较2023年6月跟踪评级时无明显变化,公司已对本次评级下调向评级公司提出异议;公司将积极与债权人沟通,做好沟通工作;公司加强经营管理,积极筹措资金,依约兑付。

  1月15日,债券受托管理人西部证券发布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称,根据本期债券受托管理协议及其他相关规定,本次评级下调不触发本期债券的违约条款。但本次评级调整可能会对发行人的业务经营、财务状况和偿债能力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刘战尧则指出,债务逾期可能会导致债权人采取诉讼等法律手段追索,发生诉讼等维权纠纷;流动性危机会导致收购端的资金缺口无法及时处理,可能会发生违约情形,对于募资端的发债等再融资会产生不利影响。此外,流动性风波会引起监管机构的关注。

  1月16日、1月17日,《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次致电国厚资产,但均提示“您所拨打的客户未缴电话费”,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资产管理公司是高杠杆类公司,有债项违约,就会影响后续的持续融资,到期债务会被收回。新债难借,或者即使借到资金其成本也会很高,从而进入恶性循环。只有能尽快偿还前债,解决债务危机,才能缓住局面。

  结构化金融专家、资管行业资深人士宋光辉则认为,国厚资产目前面临的是阶段性的流动性收缩问题,但公司拥有部分优质资产,且具备较强的变现能力,足以应对当前的流动性问题。而对于地方AMC行业来说,在当前的宏观经济环境下,不良资产处置业务不仅是市场风口,同时也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关键在于这些公司是否具备强大的股东背景,能够提供足够的“子弹”;其次就是对宏观经济的预判,要注重安全边际,能够经历经济周期的洗礼。

  在刘志耕看来,在目前的经营环境下,国厚资产近期想依靠正常经营的盈利获得资金、依靠再融资缓解资金紧张已较困难,所以国厚资产应考虑采取非常规方法,“丢卒保车、忍痛割爱”,主要包括出售一些自身的优质资产、旗下参股公司股权等,以度过近期的流动性风波。

  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天津作为我国北方工业重镇,国企数量多,改革任务重。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中国)官网
上一篇:千人齐聚!开年盛会!第十一届产业数字化与供应链金融创新论坛将于3月28日在深圳隆重举办!
下一篇:释放创新动能 厚植新质生产力 第四届江苏工程师大会在南京举行